当前位置:正文

他觉得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

admin | 2020-06-04 20:13 浏览数:
聂让的作业在天将破晓的时候终于作完了,特有些累了,站起来在房间里面走了两圈,然后倒在床上打了个盹。说实话他一直不喜欢睡在棺材里面,不知道这个传统是谁创造的,在他看来。这个主意糟透了。以前在船屋的时候,他毕竟是卡玛利拉的执法者,不得不遵守一些先祖的规定,可是他的棺材里面,那可是舒适的不得了,简直比一般的床还要舒服,睡上去保证不做恶梦。七点钟的时候,他醒了。背起书包就去上课,他不用吃早餐,因为大家都很忙,所以虽然住在一个房间,在一起吃早餐的机会也很少,没有人发现聂让不吃早餐,唯一例外的,是玛莲。玛莲本来为聂让作了早餐,可是从来不曾见聂让什么时候早上去过餐厅。聂让的零食还有很多,没事的时候自己拿出来丢一块进嘴里,嚼一嚼咽下去。造成空气清新,绿树迎着晨风,周围的人都是朝气蓬勃的学子,这样的气氛聂让很喜欢,比起卡玛利拉死气沉沉的局面,他更喜欢在这里生活。来到教室,已经有不少同学到了,聂让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,刚刚开学,同学们之间也不是很熟。今天教授课程的教授,是一个资深的岩石学家,他今天讲的是岩石中的晶体。课程并不深奥,但是每一次的作业却让所有的学生绞尽脑汁才能做好。上课认真听讲,否则严厉的教授会毫不客气地叫你起来回答问题。快要下课的时候,教授拿出了他们上一次的作业。“上一次我们要大家整理一下各种岩石的种类,并且找到在全世界他们的分部,大家做得都不错。但是有几位同学做得不好。”教授毫不客气地点名批评了几个人,然后他又说道:“做得很好的几个人,我给了他们a减,这两位同学是:mr.聂,还有mr.瓦尔德。”一个头发有些卷曲的白人男学生站起来,他就是瓦尔德。聂让对于这一切完全没有概念,在他看来,自己做得好坏,根本不需要别人来评价,哪怕这个人是他的老师,他以前可是评价别人好坏的人,而且他的评价是唯一的标准,所以当这位以严厉出名的教授,在课堂上第一次表扬学生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被表扬的名单之中,是一个多么荣幸的事情,和他一起被表扬的瓦尔德,甚至好像走上领奖台一样去拿回自己的作业,而聂让,甚至没有意识到,那个mr.聂,说的就是他。下课之后,就有很多同学和他打招呼,聂让不明白为什么,一个人走背后拍拍他:“嘿,你好。”他一回头,是一个蓝眼睛的男孩子,肌肤很白,河南快3在白人之中, 河南快三他算是一个帅哥了。“你好, 江苏快3聂。”“你, 江苏快三找我有事?”聂让问他。聂让急着去上班,不知道昨天查尔斯他们工作怎么样了,是不是造出了一把令人满意的单手剑。“你好,我叫罗森。”男孩自我介绍,聂让想了一下,这个名字有些耳熟,好像刚刚听过。他突然想起来了:刚才教授批评的人之中,就有这个罗森。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聂让平淡的问他。罗森很意外,瓦尔德和一群同学兴高采烈的从他们身边走过,罗森看看他们,又问聂让:“你受到了教授的表扬,竟然一点都不兴奋,你知道在加州理工学院,得到魔鬼教授克利瑞恩教授的亲睐有多门的不容易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:克利瑞恩教授和很多家著名的研究所保持着亲密的联系,只要一封他的推荐信,你就能进入这个世界上任何一家岩石矿物研究所!”聂让不为所动:“哦,是吗。如果你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,那么谢谢你了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他转身就要离开,罗森连忙拉住他:“嘿,等等,等等。我还有别的事情。”“你还有什么事情?”罗森拉着他来到一处没人的书从下面:“帮我个忙,我必须和克利瑞恩教授搞好关系,可是你也看到了,他不喜欢我,我要你帮我完成作业,好吗,我付你工钱!”罗森期待的看着聂让,浙江20选5至少从穿着上来说,聂让看起来不是那么富有,况且这个班上有什么人申请了助学奖学金,也不是秘密。聂让看看他,他觉得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他的概念里面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可耻的,这也是一种谋生的手段,他研究过一些哲学典籍,如果他答应罗森,也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,他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生存的权利。聂让不懂声色的问道:“什么价钱?”罗森看上去就好像一个精明的商人:“这样吧,每一次作业,最少一百美金,如果得到了教授的好评的话,那就再加五十。”聂让一点头:“成交。”聂让和罗森分开,一个人准备回公寓放下自己的书包,然后再去查尔斯那里。后面有人喊他:“聂。”他一回头,是同公寓的巴德。巴德问他:“你刚才是和罗森在一起?”聂让点点头,巴德说道:“原来真是他,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。”“他怎么了?”聂让问。巴德反问他:“你和他是一个班的?”聂让点点头。“那你都不知道他父亲是全美最大的矿产集团的董事长,他们罗森家族是整个旧金山最有钱的人之一?”聂让摇摇头,巴德摇摇头,被这个无知的家伙打败了。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巴德问他,两个人一边聊一边往回走。“他要我帮他完成作业,以讨好教授。”聂让回到了公寓,放下书包准备离开了,为了那一百五十美金,他以后必须多下点功夫。不过今天,还是要先去看看那柄骑士剑。聂让走出门,玛莲正在厨房做饭,一群人闹哄哄的欢呼着,看来玛莲的手艺不错,大家很高兴能有这一次口福。看到聂让要走,玛莲问他:“你不和我们一起吃午饭?”聂让摇摇头:“我不吃了。”聂让来到了查尔斯的工作室,正是午饭的时候,他们都不在,聂让自己拿钥匙打开了门,有一把备用钥匙就在工作室外面一块砖头下面,工作室的每一个人都知道。工作室里,原材料丢得满地都是,在正中间的大桌子上,插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单手剑。聂让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把剑,他仔细的端详着这把剑。把手处做得十分细致,连巨龙的鳞片都栩栩如生,聂让很高兴,他拔出来那柄剑,在手中舞动了几下,正好查尔斯他们吃完饭回来。“哈哈,聂你来得正好,我们刚刚做完,你看看怎么样,还不错吧!”聂让微笑着点点头:“真不错,真像是一把饮过巨龙鲜血的神剑。”凯姆急匆匆跑过来,抢过剑来说道:“好了好了,你们别看了,我要赶快拿到片场去了,没时间再玩了。”单手剑也很成功,那个男主角很是喜欢,满口答应把下面的一部戏的道具也交给他们做。男主角还专门买通了摄影师,为他拍摄了一张全裸持剑的威猛姿势,背景选用的就是一头巨龙的画像。估计是拿去取悦那辆劳斯莱斯的主人了。这些事情都是那个摄影师告诉凯姆的,凯姆回来一说,众人笑的前仰后跌。下午很早他们就下班了,因为所有的工作差不多已经完成了,没什么活了,就等着制片方把支票拿来。聂让急着回去完成作业,两个人的作业可不像是一个人的作业,要做得天衣无缝,不能被别人察觉出来,这是一个人做的。既然收了人家的钱,就要做好。而且他还必须提前完成,还要留出时间,让罗森有时间照抄一遍。聂让回到公寓,拿起东西准备去图书馆。路过餐厅的时候,正好看见桌子上摆着一个盘子,旁边是一张纸条,他凑过去一看,正好是留给他的:聂,错过了玛莲的午餐,你一定会后悔的,还好我们给你留了一份。聂让有些感动,虽然他并不喜欢吃这些东西,但是他还是把盘子端进微波炉里面热了一下。一声脆响,微波炉热好了,聂让拿出来,尝了一下,匹萨的味道不错。他留下了一个空盘子给自己的同屋。图书馆之中,聂让飞快的查阅着一本又一本的资料,他很快就找到了一大堆资料,这一次的作业是各种晶体组成的岩石结构的比较,他更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。

“啊,我好像爱上她了”、“怎么有被电到的感觉”,这种“一见钟情”的感觉,实在是浪漫到最极致的展现。根据研究显示,一见钟情的关键时间点,就在0.5秒内!

,,快3彩票大厅

Powered by 浙江20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